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晓冰 > 我与中国abc的高铁之争

我与中国abc的高铁之争

思享家是致力于提供理性沟通的空间。完全对立的沟通很难,但我希望能尽力实践。在此将我与中国ABC关于“高铁国产化幻觉”这篇报道引发的争论总结如下,方便大家阅读。

我同意一位读者的说法,对高铁的总结,可能还要过十年再看。

我个人的看法是相当悲观的,但真正的后果如何确乎需要时间来发现。

王晓冰:

对这次报道的不足,一帅说得很对。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也意识到了,以两方面弥补。一是重要事实多方确认,比如蓝箭运营评价我们找了广深线运营的人,它们也认为故障率高。中华之星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在文中说明这些车并未达到商业运营水平。二是找一手的资料来比对。

不尽完美。

但结论也就是报道最后的倾向性我们做了选择,我个人认为这条路就是错了。错在:

1,高铁不应该大规模发展,有些线可讨论,但大部分不该修。中国人为此背上重债,这笔账迟早会清算。

2,高铁这个大市场是人为造出来的,以这个人为市场换来的技术代价太大。如果这样,不如当年让中华之星等慢慢搞,顶多搞不出来,破坏性不大。当时国家给中华之星的科研经费⒈3亿。3,刘将以系统性引进换来的制造技术包装成自主研发是骗局,目的仍是为了造势大规模发展高铁,这个必须揭露。

中国abc(中国abc):

1.你能说出高铁不应该搞的理由是什么吗?

2.高铁不应该快搞而应该慢搞的理由又是什么?

3.中国高铁目前需引进的部件是什么,你知道吗?(提示:就一两件)。-------------

我告诉你高铁应搞的理由:

商品交换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古今中外任何商品交换方便的地区都是经济繁荣或发达地区。民间俗语,要致富先修路,这背后有经济学原理支持。

运输基础设施能极大地促进商品和服务交换,促进经济发展,促进政府收入增加,实现政府投资的可持续发展。同时交通能促进落后地区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2.好的东西能快为什么要慢?

3.高铁技术的消化与吸收是中国做得好的事情之一,为什么认为其宣传是骗局?

王晓冰:

1、高铁不是不能搞,是不应该大规模搞。请读我们去年的文章《高铁从何而来》。中国的四纵四横高铁客运专线,有多少是象京沪这样的运营情况?况且,即使京沪能不能赚钱还要看。高铁让中国经济背下的重债,现在才刚开始,可以等着看。

2、快搞就是把发展技术和发展高铁混为一谈了,代价太大。慢搞虽然有可能搞不成,比如象TD这样,但不会变成象高铁这样进退两难,无法收拾的局面。

3、需引进的部件我们在文中写了,牵引系统的软件系统,你应该细读。 

我们不否认中国已具备规模化生产高铁的制造能力,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没有设计能力。且这种能力无法创造收益,因为国内高铁市场归根结底不赚钱,而国外,根本不可能出现一个象中国这样的高铁市场。更别说还有专利障碍。

中国abc(中国abc):

1. 高铁是政府投资,应该用宏观经济学方法进行分析。而宏观角度,债权债务是互相抵消的,不存在“高铁让中国经济背下的重债”这样的问题。比如铁道部欠工商银行一万亿,政府可以通过工商银行定向增发方式向工行注资一万亿元,同时把铁道部欠工行的债务免除。这样一个财务处理铁道部就不负债了。

2. 只要不引起投资过热,不引起通货膨胀,搞高铁则越快越好。决定基建速度的是全国物价而不是基建速度本身,这点你作为经济学外行是不明白的。

3. 政府投资要用宏观经济学方法进行评估,政府投资要用项目直接收益和间接税收收益来评估,你作为经济学外行对这又不明白。你说的京沪高铁等是微观经济学方法。

4. 总之,你经济学外行,却又说经济学技术问题。你利用的是民众情绪。

王晓冰(王晓冰):

好的,用你所说的宏观经济学方法去说,政府给银行的一万亿从哪来?

另:我不喜欢你这种说话方式,我不以为自己是经济学内行,但更不认为你这种支辄在讨论中斥别人为“外行”的人就是真正的“内行”。

中国abc(中国abc):

政府有无限发钞票的法定权力。政府的一万亿可由发钞票而来。政府能发多少钞票由物价及物价管理目标决定,上述政府财务操作一点都不会影响物价。

不要说政府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这是外行话。

准确地说政府的钱是公共的钱。商品交换或经济活动是双赢社会机制,政府和民众可以共同赚钱。中国经济体制的优越性就是政府与民众共同赚钱。

王晓冰(王晓冰):

这话不用懂经济学也看得懂了,你的意思是政府爱印多少钞票就印多少钞票?

难道我们现在的通货膨胀跟四万亿没关系,别忘了这里光修高铁就花了2万亿,而且还不得不在继续花?

这个后果是什么?我们不用预测,看看中国现在的情况就知道。

Barrons(Barrons):

高铁的债务危机才刚刚开始。目前的两万亿债务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偿还。而且,铁路系统的债务还在以每年5000亿左右的速度在增加。按目前的速度,十二五末期,铁路债务突破3万亿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

一个人的债务就是另一个人的财富。一笔勾销债务,实际上是摧毁其他人的财富。而且,经济不是简单的1+1,而是环环相扣。这两万亿的债务,通过经济系统的层层放大,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几倍,几十倍。

铁道部直接影响下游的诸多行业,这在去年已经体现的非常清楚。直到今年,铁道部仍然在为去年的欠账买单。而铁路债务的间接影响则会体现在整体经济的被迫去杠杆,需求萎缩。

印刷1万亿人民币是痴人说梦。由此造成的通胀、资产泡沫的危害非常严重。如果印钱就能解决问题,世界上就不会有金融危机,苏联会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

中国abc(中国abc):

08年以后的通胀最高值为6.5%,这是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代价。这种代价是很小的,以往的金融危机常常伴随大规模失业和经济大萧条。

因为事出突然,08年用力过猛才出现了温和且短暂的通货膨胀。08年的通货膨胀意味那时高铁建设速度稍偏快,而不是高铁不该建。2012年后中国还的靠高铁建设保增长呢。高铁建设不仅没错还有功。

中国abc(中国abc):

1.以前中国崩溃论的重要依据是中国银行业得巨量坏账即中国银行业全面的技术上的破产。但通过中国政府向银行注资几万亿后,中国的银行成为世界资产负债最好的,这就是政府注资的魔力。

2.中国铁路投资本属于政府投资,铁道部负债也是以政府信用为基础的。铁道部负债由政府买单天经地义。本来政府应先给铁道部钱然后再高铁路建设。

3.兄弟,你分析宏观经济根本没有用宏观经济学方法。你用利润,负债等微观经济学概念分析宏观经济。而在宏观经济分析中,利润属于财富分配范畴不影响整体效益。宏观用GDP指标,GDP整体性地考核利润,不会个体性考核利润。铁道部亏损不意味铁路不该建,就像公园赔钱不意味公园不该建一样。宏观角度,债权债务整体而言是互相抵消的。

4.你经济学没学通!

Barrons(Barrons):

分析宏观经济,Ray Dalio的经济机器构架简单明了。铁路债务危机对经济的直接间接作用就是去杠杆,抑制需求,形成恶性循环。

政府注资并不是万能的。实际上是广大老百姓由于政府的金融抑制政策,被迫压低了存款利息给银行注资几万亿,才让银行真正获得解脱。这个金融抑制政策的副作用就是房地产泡沫,其后果极其严重。全世界的房地产泡沫,没有一个能善终。

巨额的债务无法偿还,只有两个方式解决:重组、通胀。没有无痛的方式能解决债务危机。这也要看中国老百姓的痛苦承受能力了。日本的过去二十年就是中国的未来。

中国abc(中国abc):

我的说话方式确实不好,但这样能直指问题关键,极大提高沟通效率。

中国引进高铁技术与好几家公司谈判,这种一对多博弈机制话语权在中国,中国高铁技术引进费很低。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