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12月14日 11:54

阿芭雅下的沙特

来到沙特的第一天,所有的女宾都领到了一件黑色的长袍和黑色的纱巾,这一套装备叫阿芭雅(abaya)。袍子又长又宽,从头裹到脚一直拖到地上,穿起来像在唱京戏。纱巾也很长,可绕头两圈。为什么要这么长?因为在沙特,女人被视为男人的财产,只有在成年男性亲属的陪同下才能出门,出门时必须从头包到脚,眼睛耳朵都是性感之物,非自家男人不可视,得藏在纱巾里,只有两只眼睛允许露出。

在随后的一周里,每天出门我们都要把自己裹进阿芭雅里。这不仅是入乡随俗。如果不遵守规定,当地的宗教警察可能会来找麻烦。严重的,甚至会被关起来行刑。据说曾有美国驻沙外交官的夫人因急事独自开车出门,被宗......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2日 06:08

嘲讽陈年是很容易的事,但我更愿意祝他成功

陈年将凡客2015的春夏新品发布会放在了五棵松——这个开演唱会的地方继798之后成了互联网公司的新宠,两个星期后,乐视的手机和新电视也要在这里发布。

凡客发布会的开场让人仿佛穿越到了去年的8月,只不过那时陈年说的是衬衫,而这次是T恤,然后又是穿山越岭,飞过重洋遍寻供应商和设计师打造优质T恤的故事。陈年普及了做T恤的一些基本知识以及T恤衫的痛点,而他要做的是改善用户体验。这里涉及5个日本公司和6个中国公司以及1个美国公司的故事。

于是,陈年很快被调侃了。某IT老记在朋友圈说他“邯郸学步学小米,干脆卖给小米做纪念品算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0日 05:10

刘志军的悲剧

7月8日,原铁道部长刘志军案以判处其死缓告结,但围绕着刘志军的争议仍远未结束。

自从2011年1月财新推出独家报道《高铁供货商被查》至今,已经两年半过去了,财新关于......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3日 15:15

一言难尽国企精英

国企,特别是央企,垄断或占有太多资源,而效率不高,广受世人诟病。但平心而论,国企人并不都是混日子的,笔者就耳闻目睹过不少堪称精英的国企领导人。

中移动前任董事长王建宙演讲起来绘声绘色,善讲故事,深入浅出。对国际电信业趋势和中移动业务发展,均了如指掌,且英语流利。即使在达沃斯这样的国际经济论坛上亦毫不逊色。原任职于中海油......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4日 21:47

关于立场最后啰嗦几句

⒈立场是一种客观存在。完全没有立场的新闻几乎不存在,因为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要不断的做选择及价值判断。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经过筛选和判断的"事实"。 ⒉新闻要客观中立是一种追求,也是记者应该努力的方向。因为客观中立从长期说有利于公信力的建立。 ⒊这次的高铁报道如部分读者批评的,是带着立场和观点的,或者说有情绪。在技术上它不是一个好的范例。作为这组报道的编辑,我应对此负责。我将所有技术批评照单收下,希望以后能做得更好。 ⒊最后,关于高铁,我坚持这篇报道所代表的立场。关于高铁的看法如此对立,这恰是中国社会各种思潮和利益分化的体现,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一致才不正常。 谢谢这两天的所有讨论。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3日 14:15

我与中国abc的高铁之争

思享家是致力于提供理性沟通的空间。完全对立的沟通很难,但我希望能尽力实践。在此将我与中国ABC关于“高铁国产化幻觉”这篇报道引发的争论总结如下,方便大家阅读。

我同意一位读者的说法,对高铁的总结,可能还要过十年再看。

我个人的看法是相当悲观的,但真正的后果如何确乎需要时间来发现。

王晓冰:

对这次报道的不足,一帅说得很对。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也意识到了,以两方面弥补。一是重要事实多方确认,比如蓝箭运营评价我们找了广深线运营的人,它们也认为故障率高。中华之星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在文中说明这些车并未达到商业运营水平。二是找一手的资料来比对。<......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30日 14:41

善待患者

我很怕去医院。仅有的几次多是不愉快。

几年前陪妈妈看眼睛,托人挂的同仁专家号,医生听病情时眼皮都不抬,很快打断我说这是青光眼,没治,下一个。

最近婆婆膝关节置换后感染,去积水潭看。积水潭的专家也是当场就断言,上次手术做坏了。再细问,怎么坏了,就不再说。只表示,去那些小医院治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必须打开,消炎清理,重新置换。后只好回家上网查,再托人去找相熟的大夫咨询,才了解,膝关节置换感染率高达3%左右,哪家医院都有感染案例,很难查明原因,有可能是手术过程感染,也有可能是身体其它部位感染引发,且重新置换感染率更高。解决办法倒确实无他,只有先消炎再置换。咨询完,我们对第一次置换手术时......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6日 15:18

韩方之争漫想

对于韩方之争,最初是当闹剧看,抱定宗旨不掺合,不发言。看着看着跌了眼镜生了气,忍不住发了言。眼看话题越偏越远,似没有穷尽之时,却渐渐领会了些新的意思,也不再觉得这场纷争无聊了。试记录一下我的胡思乱想。

1、永远不要试图去说服极端份子。在任何一场争论中,总有一些持极端看法的人。他们只听得进自己想听的话,对于任何其它声音会按照“对自己有利的”原则过滤筛选。方舟子自己和他的铁杆粉丝都是这样的人,后期有些反韩的人加入,韩粉中也有些这样的人。对于这部分人,对方或者第三方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其基本看法。如果在台湾选举中,他们就属于深蓝深绿群,不论马英九、蔡英文本人及其支持......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6日 14:48

我经历的三次铁路事故:这就是铁道部的传统

温州铁路事故,让我重又想起从业头几年,亲身经历或被亲历人告知的三次铁路事故。
      第一次,是我在宁夏驻站期间。那时,一条只有500公里的宝(鸡)中(卫)铁路,就已经是中国铁路建设上的大事了,因为它打通了陇海线与包兰线两条大动脉,还使穷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终于通上了铁路,是为当期“五年计划”的重点工程。1994年铁路完工,成为那一年国庆的献礼工程,相关各部门皆大欢喜,铁道部、建设部等部委以及陕西、宁夏、甘肃三省区共十几家省部级单位,兴高采烈地授之以“优质工程”的称号。
     不料,投入运营仅一年多时间,宝中线迅速千疮百孔。主要......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11:27

央企活雷锋

审计署近来公布了对17家央企的审计报告,有乱投资的,有乱收费的,有铺张浪费的,有闲置土地的……种种乱象,令人瞠目。其中之一,是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旗下一家名为天威新能源的公司,做变压器起家,近年转型多晶硅,花了1.79亿美元做海外收购,随着多晶硅市场走低眼看要打水漂。

当年接触这桩收购的一个权威人士对故事的描述是这样的:“天威当时没有原料,就去国外买。他们找了一个境外的皮包公司。皮包公司声称要投资10亿元建全世界最大的多晶硅原料基地。天威就预付了近1亿美元货款。然后金融危机来了,皮包公司说,对不起,做不了了,这钱也没了。天威又决定债转股继续投入,以便两年后还能拿到货。”收购要......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9日 11:33

超乎法律之上的机构

读到本期封面文章“邵氏‘弃儿’”的最后一段,我哭了。我也是母亲,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终于得知孩子的下落,却无法相见相认的那种绝望,我能体会。(关于本期封面的全部内容及解读,请查看财新制作的周一全媒体)

财新《新世纪》记者上官敫铭从2007年就跟进此事,其间辗转多家媒体,一直无法将报道公开发表,因为据说这是一个不能碰的题材。这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结。孩子被抢走后,杨理兵和曹志美夫妇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后来终于在一个网友那里看到了女儿杨玲在美国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孩身着旗袍,笑得甜美可爱。曹志美当场崩溃,痛哭不止。之后,曹志美和杨理兵老吵架,闹着要丈夫把女儿领回来。可杨理兵只是隆回......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0日 11:22

不喝茅台的企业家不是好官

 
 

中石化最近有点霉,天价茅台酒之后,中石化总部1200万元买吊灯、中石化温榆河圈畔修酒店等等旧闻新闻又都被网友们挖了出来。官司没完没了。

傅成玉履新不过几天,就遭此大难,按说行动不可谓不迅速,出事地广东分公司的总经理鲁广余已被停职,调查组也迅速奔赴当地。为何人民群众不依不饶?

问题就出在调查组上。据有人在微博上透露,中石化现在派下去的调查组有三个,其中之一是查谁是“内鬼”,力度......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9日 15:24

信号

很多出过国的人都有类似感受,一出去,很多人自觉成为守法良民,不随地吐痰,不闯红灯,上车排队,行车时遇路人必停车避让。一旦回到国内,便又打回原形。或有觉悟高者坚持一周半月,也很快投降。

原因无他,违规成本高。不仅是显性的罚款高,还包括隐性的名誉损失或心理压力——当周围人都在排队时,一个不排队的人无疑将遭到周围所有排队者的鄙视。

规则,无论是法律、习惯还是道德,无非是依靠国家强制力或舆论对违规者形成威慑力。如果规则不断被突破,而违规者却几乎不受惩罚,规则便形同虚设。

最近的蒙牛案件的判决结果便在突破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去年10月下旬,蒙牛儿童奶负责人及公关公司博思智奇共同炮制的一份......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5日 12:43

由蒙牛引发的关于恶与违法的讨论

刚拿到蒙牛的“731计划”,第一反应是震惊。这么全面、细致的一套策划方案,内容全是如何吸引公众眼球去搞臭对手!恶劣自不待言,我震惊于这么多人的聪明才智都花在了这么一个龌龊的公关方案上。

 

公关所做的不应该是努力帮助企业塑造良好的企业形象和品牌形象吗?为什么要把时间精力都用于诋毁对手?而且这种诋毁对手式的公关手法正生机勃勃,遍地开花。

套用一个享友的比喻,为何作恶成了中国商业社会的癌细胞,加速扩散?

这是我们原本设想的着力点。然后记者努力写出了一篇稿子,试图去描绘这个网络公关的江湖如何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稿子写出来后,我自己也感到了一点不对味,然后这篇稿子到了王烁那里,卡......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3日 16:07

流浪猫的人生

我们小区里原来有两只流浪猫,被几位乐善人士集体豢养。其中有位老奶奶,每天早上将吃食放到我家旁边的一个小山坡上。又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傍晚由爸爸陪着在街角喂猫。猫们不愁吃喝,又没有约束,每日在园中优游自在。

忽忽一年,两只流浪猫升级当了父母,膝下小儿成群,山坡、竹林、操场旁到处都是。走夜路时一小小心就有一只从跟前窜过,吓人一跳。不时还有几只小猫窜上墙头。因墙头上装着摄像头,小猫速度极快,尤其到晚间窜来窜去,黑影重重,不知是人是猫,保安不胜其扰。不久,小猫数量锐减。现在成群的几只主要在我们旁边的小山坡上安家,旁边是某公司租的房子,每天都有人将吃剩的饭菜放到山坡上。

这些猫是葡萄的爱物......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4日 16:32

中国式商战

从“8·5”开战以来,国美的一个小公关和同事经常收到无名谩骂短信。最近,又开始每天收到20封不明身份者发来的信,信件很像大字报,主要内容是痛骂陈晓及警告为陈晓服务的“狗腿子”们。收信人包括国美股东;陈晓; 付明德; 何阳青; 李俊涛; 罗绮萍; 牟贵先; 马光远; 孙一丁; 王俊洲; 魏秋立等。其中,付明德后缀为“黑律师”,罗绮萍注明为“香港记者”。

罗绮萍原为《明报》记者,现在腾讯兼职。有一封群发给国美股东、意在“揭开罗绮萍真面目”的邮件称其“一直在各种场合鼓吹支持陈晓,号召投资者投陈晓的票”,信中并由此得出结论——“现在的媒体都被陈晓和贝恩控制了”。

前几天,FT报道了类似事件(http://www.ftchinese.com......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3日 16:58

就这么被黏上了

葡萄15个月,心窍渐开,很有点主意,只不肯说话,到现在只会叫“妈妈”和说“这个”、“盖”、“没了”等几个僻词,其它人一概不叫,别的话也不大学,但这一点不妨碍她坚持和表达自己的意见,包括感情。

摇头和摆手自然是用得最多的基本动作。除此外,还很知道借用工具。比如在奶奶家待烦了,就会自己找来车钥匙塞到爸爸手里,然后挨个主动跟屋里人再见。如果爸爸故意逗她,也跟她再见,她就一把抓过爸爸的手往外拖。她最近又爱上量身高,经常一到自己的小屋就把皮尺找出来,然后往墙上一靠。

因为懂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对付,比如早上出门,现在成了难事。她从早上第一眼看到妈妈起,就知道妈妈会在某个时候突然从家里消失(上......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9日 15:23

被打、被保护与被和解——由郭德纲事件想到的

据被郭德纲弟子打了的记者周广甫在微博上披露,8月5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已依法决定将打人者李鹤彪行政拘留七日,并处罚款200元。

首先要祝贺周同学维权大获成功,其次我很想请教公安局的同志,为何有人闯私宅被打后被法律保护,而我在街上被打却被警察同志们苦劝数小时要求和解。

我有过两次被打经历。一次是在陕西西安,因为在某集贸市场打公用电话索要发票而被摊主打落两颗牙,后警察同志到了现场后,声称找不到证人证明我被打以及找不到落下来的牙齿等原因而劝我不要立案,私了算了。他们又“多方劝解”打人的摊贩,为我“争取了1000元的赔偿”。警察同志说,“你看,人家现在不承认打了你了。你不私了,就......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2日 16:54

我的393

      昨晚回来,发现门口的公共汽车站牌从393换成了16。新刷过漆的牌子还没来得及写上新的站名和详细路线,只有一个大大的蓝色的"16"醒目地伫立在眼前。这代表着我熟悉的那趟车已经彻底地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从今年4月我们搬到这个小区起,393就一直是生活中的一部份。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一趟公交车,也是在现实范围内(徒步可及)唯一的一条线路。除此之外,就只有距离我们还有两公里之遥,步行约需二十分钟的22路。

       那时我才刚刚上班,一个月千把块钱的薪水在房租和柴米油盐的压力面前简直形同虚设。于是坐393成为上班唯一的选择。

       393从早上五点半发车,晚......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2日 16:49

厕所里的人生

     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唱歌,唱到声嘶力竭,一晚上灌了不少的水,于是上厕所。

     那是三环路边上的一个小歌厅,厕所局促狭小,门是包木的,上面划满了歪歪扭扭各种颜色各种笔迹的字。各种各样的句子:

     "妈妈,快来救救我吧,我痛死了!"

     "妈妈,你知道你女儿在这里干什么吗?卖屁眼。"

     "他又来了。他爱我吗?还有谁会相信我"

     "别做梦了,我们这样还会有人爱呢"

     "再也不相信任何人,这个世界是人吃人的世界,只有靠自己。"

     "我想有个家。"

     ......

第二次去的时候,里面有一个小姐,和我一般大 也许比我小一......

阅读全文>>